新闻中心 > 热点 > 正文

被砸艺考生父母编藤椅供读书 原谅坠楼者

2019年12月30日08:43  来源:澎湃新闻

5034

  12月30日,小雨的遗体将进行火化。

  12月24日晚,武汉男子李某从重庆市沙坪坝区三峡广场煌华新纪元3号楼30楼跳下自杀,砸中过路的行人小雨和小欣,三人经抢救无效身亡。

  小雨的父亲霍兵告诉澎湃新闻,他和妻子在浙江金华靠编织藤椅为生,攒的钱基本全给女儿交了学费。

  对于李某,霍兵选择了原谅。29日下午,霍兵买了三束花,一束献给女儿,一束献给小欣,另一束献给李某。霍兵说:“就算他赔我一百万、两百万,我的女儿能回来吗?我愿意放下,未来的路还很长。”

  12月29日下午,小雨的朋友前往事发现场献花悼念。 本文图片除署名外,均为澎湃新闻记者 王鑫 图

  外出时遭遇不测

  如果没有“平安夜”的那场意外,小雨将在第二天下午考完表演专业后,结束艺考并回校进行体检。

  小雨是重庆市綦江区三江中学高三学生。霍兵说,小雨出生于2001年2月,奶奶在给小雨上户口时,报错了时间,导致其身份证上的出生年份为2004年。

  今年夏天,小雨在广电新艺堂教育培训学校报了培训班,备战12月下旬举行的重庆市2020年普通高等学校影视艺术类专业(表演、播音主持)统考考试。

  在广电新艺堂教育培训学校,小雨结识了比她小一岁、来自綦江中学的小欣,两人也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。

  12月22日上午,小雨结束了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的考试。24日晚18时许,小雨在朋友圈发了一张自拍照,并配了一个可爱的表情。

  两个多小时后,小雨和小欣走出备考租住的地方——沙坪坝三峡广场煌华新纪元3号楼27-20房间,乘电梯下到一楼,出了3号楼入口后,小雨和小欣手拉手并排走着,有说有笑。

  灾难也在此刻降临。

  12月19日,31岁的武汉籍男子李某入住3号楼30-9房间(酒店公寓)。24日20时20分许,李某从房间的窗子外跳下,砸到了小雨和小欣,三人全部身亡。

  次日,警方发布通报,称李某系自杀,排除刑事案件。

  那天,小雨穿了一条短裙,配了一条白色裤袜。

  父亲:想让孩子有最好的未来

  小雨的父母接到警方通知时已是深夜。

  两口子彻夜未眠,托亲友帮忙购买了最早的航班回到重庆。

  45岁的霍兵告诉澎湃新闻,他和妻子是“粗人”,这几年在浙江金华的一家藤椅厂打工,靠双手编织藤椅。

  霍兵的手,因编织藤椅导致变形。

  霍兵说,为了尽可能地多挣些钱,两人早上五六点钟就上班了,一直干到晚上九点才下班。除了吃饭,期间没多少休息时间。

  即便起早贪黑、双手被藤条压到变形,两口子一个月一共才能挣六千到八千元左右。除了日常开销外,两人的工资都存起来给孩子交学费。霍兵说:“我们两口子文化不高,就是想让孩子有最好的未来。”

  霍兵介绍,小雨是家中的独生女。小雨读小学和初中时,他在外面打工,妻子在家照顾孩子。小雨高一开始住校后,妻子也随他出来打工。

  在父亲眼中,小雨独立、懂事。霍兵说:“孩子喜欢跳舞,喜欢主持,虽然学艺术花的钱很多,只要孩子有这个兴趣,我们做父母的肯定支持她。”

  小雨的表姐告诉记者,小雨练功很刻苦,腿都磕得青一块紫一块的。小雨还憧憬着,毕业后能当少儿节目的主持人。如果当不了主持人,去培训机构当个老师也是个不错的选择。

  就在小雨即将熬出头,离自己梦想更近一步的时候,生命戛然而止。

  失去唯一的孩子,让霍兵夫妇俩难以承受。

  朋友前往事发地悼念

  小雨的朋友圈和抖音上,大多是自拍照片或视频,记录着日常生活的点滴。12月8日,小雨上传了自己的证件照与搞怪照的对比视频,并配文道:“我准备好了我准备好了我准备好了。”证件照中,小雨梳着中分,五官精致。

  小雨抖音上发的证件照。 受访者供图

  在小雨的抖音视频中,还出现了一名留着短发的女生的身影。画面中,两人一起乘坐出租车、逛便利店。经小雨的同学证实,这名短发女生就是小欣。

  小雨的一件遗物也反映出了两人之间的感情:她给自己和小欣分别画了卡通画,并称小欣为“欣欣妹妹”。小雨制作了多张卡券,有早睡券、消气券等,还标注了有效期。

  小雨的最后一条抖音停留在12月21日。在那条自拍视频下,有网友评论说:“小天使一路走好”“很抱歉以这样的方式认识你,一路走好,我的公主”“世事无常,再世快乐”。

  12月29日下午,重庆告别了连日的阴雨天气。只可惜,阳光再也洒不到小雨身上。

  小雨的数名朋友拿着鲜花,前往小雨遇难的地方悼念。

  小魏说,她和小雨是同学。在小魏看来,小雨属于热心肠的人,与同学的关系融洽。两年多来,她从未听说过小雨和他人发生过摩擦。得知小雨遇难的消息,小魏一度不敢相信。

  小魏记得,小雨曾告诉她说,父母挣钱不容易,她学播音主持花了很多钱,她一定要考一所好大学。

  小魏介绍,艺考前学校会组织大集训,但需要花费不少钱。小雨曾担心家里拿不出钱交培训费。小雨说那个时候父母都没拿到工资,就连她(2019年)8月份的生活费都是其母借的。

  “她说有钱就去参加大集训,没钱就不强求。”小魏说,小雨想考中传(中国传媒大学),也曾因武大(武汉大学)的樱花美丽想考武大。

  小魏说,小雨身体不够灵活,为了准备才艺展示,上完晚自习就去舞蹈室练舞,有时候她都准备睡觉了,小雨还在舞蹈室练习。

  小雨制作的卡片。

  家属至今不知李某自杀原因

  澎湃新闻了解到,事发后,小欣和小雨的家属被安置住在不同的地方。直到29日下午,双方家长才一同前往27-20房间,取回两人的遗物。此外,自杀男子李某的家属既没有前往殡仪馆认领遗体,也没有向小雨和小欣的家属表达过歉意。

  “我们到现在都不知道李某为什么要跳楼,也不知道李某家里还有什么人。”小雨的表姐介绍,警方曾告诉他们已派人前往湖北进行调查。

  尽管如此,霍兵仍选择了原谅。

  29日下午,霍兵买了三束花,一束献给女儿,一束献给小欣,另一束献给李某。霍兵说:“就算他赔我一百万、两百万,我的女儿能回来吗?我愿意放下,未来的路还很长。”

  霍兵说,家属赶回来后,沙坪坝区政府安排工作人员为他们提供食宿、协调处理相关事宜,给予家属充分的关心和帮助。“特别要感谢他们,帮助我们这一家人。”

  不过,让家属不解的是,广电新艺堂培训学校至今无人来看望家属,也没告诉他们小雨培训及考试的相关情况。小雨的家属说:“我们的要求也不过分,无非就是想要对方一个态度。”

  事发现场,摆了不少市民献上的花。

  法援律师:将前往武汉调查李某遗产状况

  12月29日,李某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远方亲戚告诉澎湃新闻(www.thepaper.cn),李某的父亲早年与妻子离异,李某是由其叔叔带大的。

  12月29日下午,澎湃新闻记者前往李某户籍所在地——武汉新洲某小区。记者多次按门铃,无人应答。

  前述李某亲戚介绍,李某跟着爷爷奶奶长大,爷爷奶奶去世后,与其叔叔生活于此。

  对于李某跳楼一事,他表示并不知情,“很惊讶”。

  随后,该亲戚打电话给李某的叔叔。李某的叔叔在电话中称,他已前往重庆。该亲戚并未向记者透露其他情况,也未提供李某叔叔的电话。

  澎湃新闻获悉,霍兵已委托重庆康渝律师事务所律师陈晔提供法律援助。

  陈晔告诉记者,自杀男子李某行为已经涉嫌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,但鉴于其已经死亡,按照相关法律规定,将不再追究其刑事责任。但在民事责任上,李某的继承人应在继承的遗产范围内予以赔偿,如李某的继承人放弃继承的,该遗产应直接用于赔偿。

  陈晔表示,其团队下一步将前往武汉,调查李某的遗产状况和继承人身份情况,并根据实际情况考虑将酒店公寓的所有人或管理人追加为被告,承担相应的补充赔偿责任。陈晔说,现实中很多的自杀者并没有多少遗产可供执行,因而往往会出现路人无辜被砸死,既不能惩罚加害人,被砸身亡者家属也无法获得赔偿的境地。

  陈晔表示:“事实上,国外早有被害人补偿法,用于救济刑事被害人的家庭,我国尚未立法,但政府可以考虑先以民政的方式救济,以抚慰被害人的家庭。”

  (文中霍兵、小雨、小欣、小魏均为化名)

文章关键词:艺考生 藤椅厂 刑事被害人 小雨 高三学生 李某 播音与主持艺术专业 艺术类专业 父母 中传 责编:彭向华
5034

相关阅读 换一换

  • 高考倒计时103天 “人生第一次这么想回学校”

    下午5点,静雅打了个哈欠,站起来伸了个懒腰,再低头把刚刚写完的复习资料按科目分类。静雅父亲每天都要给班主任陶杰打一个电话,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,只是想和老师聊一聊孩子的状态。

  • 2020艺考表演系新变化:中戏上戏减招 北影强调立德树人

    2019年末,上海戏剧学院公布的2020年本科招生简章显示,上戏表演系包括表演(戏剧影视)与表演(音乐剧)两个方向。2020年1月1日,中央戏剧学院也公布了2020年本科招生简章,其表演系今年计划招收43人,相较于去年有所减少。

  • 身残志坚热心公益、危急关头挺身而出……行善的他们最美

    15年里,周丰林助学的足迹遍布湖南、贵州等7省12县市的45所山村学校,累计捐款30余万元,先后资助藏、白、苗、瑶等9个少数民族95名贫困学生重返校园。禹代林在西藏工作34年,其中22年基本都在基层,足迹遍布拉萨、日喀则、林芝、昌都、山南五个地市的农业县区,为西藏农业增产、农民增收做出了重要贡献。

  • "点读机女孩"高考成绩获赞 妈妈:人生不会so easy

    (原标题:“点读机女孩”高考成绩让人赞 妈妈:只是普通孩子,人生不会so easy) 高君雨的妈妈李女士笑着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其实当年拍点读机广告是水到渠成的事,因为小雨从4岁多就开始拍广告了。

  • 毕业季整形市场趋热:“美颜”能带来更多机会?

    ”  走进当地一家整形机构,徐珊掏出一张高圆圆的照片告诉医生:“我就想要这样的鼻梁。郭树忠表示,资质不足、假药泛滥、经营无审批,正是目前市面上整形黑机构存在的突出问题。

慢新闻

“中国要在韩国建病毒研究所”?韩国会议员驳斥 “中国要在韩国建病毒研究所”?韩国会议员驳斥

推荐视频

i新闻

新闻推荐

网站简介 | 版权声明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 2012 hnr。cn Corporation,All Rights Reserved

映象网络 版权所有

小米彩票开奖 内蒙古快3计划 北京两步彩 五分时时彩 小米彩票手机官网 内蒙古快三走势图 小米彩票开奖 500万彩票 左右棋牌 广西快3计划